首页SAT学术研究

《2015中国SAT年度报告》— 师生SAT学习辅助软件使用行为的田野调查

2016年01月06日 11:38    中国SAT学术联盟

概要

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大量SAT学习辅助软件在中国出现。作为此类软件设计的从业人员,吸引用户使用软件是重要的问题。由于专门针对SAT辅导软件使用行为的研究较为缺乏。本文通过对96名学生和11名老师进行问卷、访谈和课堂观察,采取人种志的调研方式,遵循扎根理论的研究方法,对师生选择和使用SAT学习软件的行为进行了归纳和描述。

引言

对于网络教育公司而言,如何增加用户数量以及增加用户使用在线教育产品的频率是个持续需要解决的问题。作为网络教育的从业人员,笔者了解到业内解决这个问题的常见方向主要有两个:

1)娱乐化倾向。较多从网络公司起家的教育产品公司往往主要采用这个方向。

2)功能化倾向。由教育行业起家的创业公司往往倾向于这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本质上是意图抓住人的情绪和弱点,但是这类公司往往对于教育的本质认识不足,产品达不到学习的效果,以至于往往差强人意。坚持第二个方向的教育从业者继承了学术界对于人的常见假设,即理性人假设。这类公司对于教育产品设计的设定往往重功能,轻视其它的一些因素对于用户的影响。本文试图同时挑战这两种刻板印象。

研究方法

关于SAT学习软件的使用习惯的相关文献匮乏,以上两个方向尽管体现了朴素的二分关系,其有效性本身缺乏有力的支持。本文从经验主义的思路,用扎根理论的研究方式,将学习这个社会行为认定为杂乱和混沌的现象集合,将研究对象和其所在的社会环境视为全新和未知,在观察和数据收集的过程中逐渐归纳和总结规律,从而形成结论。

笔者在2015年期间多次到爱赛达课以及杜克国际教育合作的机构和学校听课、走访,并进行了观察和记录。在8月份集中进行了一次开放式问卷调查,总有效样本量为107人,其中学生96人,教师11人,该样本数量在非定量研究中已经十分充裕。原则上,在定性研究中,一个详实的案例也是有效研究。所有的访谈笔记,观察笔记以及问卷答案都以文本的形式记录并做三级编码分析。

结果

分析结果显示师生在选择软件时并不存在简单的二分关系。师生选择使用SAT学习软件的的原因落在以下六个范围:便捷度、内容、社交、易用性、学习和教学功能,以及经济性(排名不分先后)。

便捷度

有97%的师生表达了因为便捷而使用学习软件。但是有趣的是师生对便捷性的认识都停留在物理层面。一个常见的表达是“书太重了”。SAT的辅导书籍和官方指南都是非常重的,这让上辅导班的师生都比较不喜欢。在这点上师生的意见较为一致。但是关于其他诸如随时随地学习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在师生的表达中出现。

内容

从学生的数据显示,学生最关心的是词汇,其次是学习资料的量大不大。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在寻求更大量的资料,尽管学生不太可能用到全部。每个学生通常都拥有3至5本纸质的SAT辅导材料,而且老师会不断推荐学生购买额外的材料。通常,老师推荐学习材料的行为会被认为是“负责任”。对于学习软件的态度也继承了对参考书的态度,两个极端的意见比较普遍:

1)一个软件集合所有的材料;

2)每个科目一个软件,全部的软件都下载。

这种对辅导材料的渴求可能继承于高考的备考。即使在国际高中或者高中国际班,学生桌面上堆积20到30本书的场景依然很常见。教师基本上持相同的观点,对词汇的重视和对材料数量的热情和学生保持一致;另有少数教师提出了软件应该有可以自己编辑和添加材料的功能。

社交

在社交方面,尽管一再被师生提及,但实际情况是很多学生并不希望和老师沟通。只有18%的学生表示希望学习辅助软件可以加强他们和老师的交流,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可以用微信来实现了。60%的老师表示课外的沟通应该是SAT辅助软件的重要功能。6%的学生和18%的老师表示,面对面的交流是不可替代的。

易用性

绝大多数的学生和老师都希望SAT学习软件是“简单易用”的。否则就如一名老师所言,“学习使用软件本身又会成为负担”。虽然学生相对于老师来说更容易掌握软件使用,但是对于简单的偏好可能也是学生喜欢使用词汇软件的原因,因为词汇软件的背诵和量化的概念容易理解。即便声称自己不使用SAT学习软件的学生,仍然会使用背单词软件和词典软件。学习和教学功能老师和大部分学生都表示好的SAT学习软件都应该让学习更加高效。增加学习效率的软件特征包括利用碎片时间、快速分类学习资料、更多的练习和即时反馈。另外一个有趣的观点是一些学生认为使用软件“更酷”,“更开心”。有老师表示学生在使用软件的时候似乎“没有那么无聊”,学生似乎能更加专注于学习内容。

经济性

另外一个师生的共同点是,双方都对省钱省力表示出很大的兴趣。相对于参考书而言,如果学生拥有智能手机的话,大多数软件不增加任何成本。老师对于省力这件事更加感兴趣。老师们反映出对能够自动批改作业,或者布置并批改练习的软件的热情。很多培训机构都提供模考,有老师表示希望软件能引导学生完成一次考试,这样老师就不必花3到4个小时监考,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提醒学生进入下一个考试部分。这样的时间对于老师来说完全是浪费。

阻碍因素

除去这些使用SAT学习软件的理由之外,还有一些因素会阻碍师生使用软件。最大的问题是干扰。在数据中整理出的干扰有5个来源:游戏,即时消息,博客,在线小说,还有视频。其中一个学生说:“有时候(软件)有益于学习,但是(它)一直都会是个干扰。”66%的学生表示会受到1个到若干个以上来源的干扰。有19%的学生希望学习软件是离线的;9%的老师希望能够采用定制的设备,这样学生只能使用学习软件。所有的老师都表示学生很容易受到干扰。但是其中一名老师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那些会被手机干扰的学生,没了手机也会受别的因素干扰。”课堂观察证实了这种说法的确有相应的现象,有些学生在没有手机的情况下也会下意识的摸口袋,或者去看其它和课堂无关的内容。

对于在教室内使用智能手机的态度,每个教室都不一样。在笔者参观过的培训机构里,手机和平板电脑的使用基本上是被允许的。在具体的使用规则上稍微会有些区别,比如有些老师限制学生只能使用词典和背单词软件;另一些老师则完全不介意学生用手机做任何事情。在国际高中或者高中国际部的教室里,手机是被严格控制的。很多学校会在早上上课前由班主任收取学生的手机,午休或者放学的时候再归还给学生。有时候因为教师的要求,手机会被交给学生在某节特定的课上使用,或者学校统一发给学生平板电脑,课后回收。在一所合作学校内,老师们用一台电脑作为本地服务器给学生的平板电脑发送作业和回收作业,不连接互联网。

还有一个阻碍的因素是习惯。习惯可以非常具体,比如SAT考试是纸笔考试,而现有的软件大多都和试卷不一致,“学生难以获得真实的考试体验”。有老师提出,用电脑写作文,无法让学生练习拼写。有学生表示,在屏幕上阅读会导致阅读习惯的改变,因为她觉得没办法长时间在屏幕上阅读。另一个学生表示在屏幕上翻页太慢,特别是“当你要翻很多页来找一道题的时候”。另外一个纸和屏幕的区别导致的习惯冲突是记笔记。书籍允许学生在在页边记笔记,而且笔记不仅可以是文字,还可以是图画或者是符号。目前为止,没有软件可以做到和手写笔记一样的灵活和简便。

其它的负面意见包括软件会因为硬件故障失效,因为“书籍不会没电或者有程序故障”;网络问题,目前无论是培训机构还是中学,网络环境都很一般;伤害眼睛,大部分学生都表示软件会“导致眼睛疲劳”,“导致近视”,还有6%的学生误认为手机屏幕“有辐射”,对健康有害;权威性,中国人做的SAT软件不权威;书籍的历史长,所以书籍一定更好,而且书籍“感觉更真实”;有3名学生表示“还有(SAT学习软件)这种东西?我从来没见过。”

结论

综上,师生在SAT学习软件的选用中有较为离散的考虑维度,并没有简单二分的倾向,考虑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显示出个体化特征。另外,传统的高考思维对于学习习惯的影响非常大,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会左右学生的行为,包括备考SAT。除此之外,硬件发展的限制,如电池寿命,硬件速度和稳定性,屏幕的舒适度等等,导致一些更原始的办法在使用体验上可以暂时超过软件。在线教育开发人员需要在对细分市场作出充分的研究之后再进行相应的开发工作,以避免时间和金钱的浪费。

因时间仓促,数据来源有限,本文提出的观点难免有误差。笔者希望抛砖引玉,为未来更严格和更大范围的研究做一个铺垫。

参考文献

Bader,M.(2000). Choosing CALL Software: Beginning the Evaluation Process. TESOL Journal,Volume 9,Issue 2

Dornyei,Z.(2007).Research Methods in applied linguistics. Oxford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atch J.A.(2002). Doing Qualitative Research in Education Settings.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Holliday A.(2002). Doing and Writing Qualitative Research. London: SAGE

Plass, J. L.(1998). Design and evaluation of the user interface of foreign language multimedia. Language Learning and Technology, 2(1), 35-45.

Saldana, J. (2009). The Coding Manual for Qualitative Researchers. London: SAGE

Satz D. & Ferejohn J.(1994). Rational Choice and Social Theory. 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Volume 91,Issue 2(Feb.,1994),71-87

Shuib L. , Shamshirband S.,Ismail M. H. (2015). A review of mobile pervasive learning: Applications and issues.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 46(2015)239-244

Silverman D. (2010). Doing Qualitative Research-A Practical Handbook , Third Edition. London: SAGE

S semugabi, S., & De Villiers, R.(2007).A comparative study of two usability evaluation methods using a web-basede-learning applica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07 annual research conference of the 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computer scientist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istson IT research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pp.132-142).ACM.

文章摘自:《流变的风云——2015中国SAT年度报告》

本文作者:张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