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SAT学术研究

《2015中国SAT年度报告》— 关于SAT辅导软件有效性的文献研究

2016年01月11日 10:39    中国SAT学术联盟
引言

SAT辅导软件是否有效?这一定又是一个会长期有争议的问题。关于SAT考试辅导软件的有效性的直接研究和文献较少,笔者通过对SAT辅导相关联的文献进行整理和联系,对SAT辅导本身的有效性以及通过软件如何实现有效的SAT辅导做了一些讨论。


什么是有效的SAT辅导

考试辅导是否有效的争议到目前仍未停止。主要的原因是辅导的结果与非辅导的结果难以界定:一个接受过辅导的学生,其未受辅导的学习时间对考试成绩产生的影响难以通过量化的方式衡量,所以通过统计或者实验方式都难以得出决定性的结论。本文不采用实验方式来进行这个问题的探讨,而是试图从中国学生的实际情况出发,对SAT辅导的有效性进行有建设性的讨论,从而引导SAT辅导软件的开发。

考试辅导的定义有很多,本文在此不一一赘述。总体上概括,对于考试辅导定义的两个极端是:

1)“在校外为准备某个考试而进行的特定项目”(Hansen,2004,p.617);

2)“参加考试的人通过使用某些帮助或者工具,来获取跟考试有关的信息和技巧,以尽可能的获取最高的分数”(Stockwell,Schaeffer,&Lowenstein,1991,p.3)。

在第一个较为狭义的定义下,考试辅导所受的争议最多。一般来说,在校外商业辅导机构进行的考试辅导都可以认为属于第一个定义的范畴。这个类型的商业培训在学术界内常遭受诟病,如鲍尔斯曾经这样描述商业培训:“某些商业辅导机构……经常许诺,甚至保证分数的提高。这些断言,至少部分是建立在虚假的前提下的。”(Powers,1993)

知名的培训公司普林斯顿教育咨询(PrincetonReview)曾经给自己的学生做过一次大规模的研究,结果显示学生成绩会有较大提高,但是也仍然与其当时宣称的平均提高100分的广告宣传不一致。后续其他的研究者用同样的数据,用更为严格的数学模型进行研究的结果显示,经过培训的学生的整体表现比未经过培训的参照组“略微好一点儿”(Powers,1999)。有些研究也都显示了对于某些学生,培训似乎特别有效,个体差异十分大。

但明显的可以看出,如果套用在SAT辅导的范围内,第一个定义较为准确的反映了美国本土学生的情况。SAT官方指南解释为“SAT测量的是比如阅读,写作和数学这样的基本技能”(CollegeBoard,2009),而且这些技能都是学生在学校学过的(CollegeBoard网站)。很明显,这里的学校是指美国的高中,并未包括美高教育体系之外的中学。中国的高中生,不一定学过SAT所考查的全部技能。

第二个定义是另一个极端,其宽泛的程度,实际上包含了从学校学习,到参加校外商业培训,到作弊的全部范围。作弊在本文中不做讨论,但这个定义更符合中国学生在中国接受到的考试辅导。在这个宽泛的定义下,给中国学生进行SAT考试辅导的合理性可以得到支持。鲍尔斯(Powers,1993)提到了三个在学术界内认可的可以提高考试表现的方式:

1)考试经验;

2)考试所考查的能力的增长;

3)培训课程的长度(特别是长度接近全日制的)。

(Powers,1993)

综上,即便排除有争议的考试技巧辅导,我们仍然可以得出几个合理的可以提高SAT考试表现的方式:a)提供真实考试的体验;b)提高SAT考试所考查的能力;c)更长的辅导时间,最好是全日制辅导。虽然这些在鲍尔斯的原文中并没有被归类为“考试辅导”,但根据之前所提到的考试辅导的宽泛定义,这些都可以被纳入其中。

在这之中a和c都无需过多解释;b,提高SAT考试所考查的能力,这是目前无论中学还是培训机构都没有解决好的,因为这既不是中国教育系统要解决的问题,也不是每一个培训机构都有能力解决的。关于SAT考试所考查的能力,在此可以暂时简化的理解为美国学生在中学阶段已经掌握 的阅读、写作和数学技能。从目前中国学生的SAT表现来看,基本上和中国中学教育内容的情况相吻合——在数学方面,中美的教育内容相差较小,中国学生的SAT数学表现和他们在高考中的表现类似;但是在阅读和写作方面,中国学生的表现普遍较差。

他们在阅读和写作方面上的表现可以拆分成两个角度来看待,首先是从英语作为外语教学的角度,SAT考试中的语法,篇章和句子难度综合起来比国内的高考英语要难很多。其次,从英语作为母语的教学来考虑,英语文学和相关的分析,以及符合欧美学术规范的英语写作并不是中国中学生在课堂上学习的内容。

由于在过去的若干年里,国内的国际学校和高中国际部都处于起步阶段,大部分的中学都不能提供美国高中课程,或者符合以上标准的英语课程。这部分的学习要么是空白,要么是在商业培训中心完成的。至此,可以认为,只要符合上面提到的a、b、c三个条件的培训机构甚至国际高中课程,都可以被视为是有效的SAT考试辅导。

SAT考查的难点仍然是英语的阅读和写作能力,关于如何提高英语的阅读和写作能力有大量的文献可以参考。但有一个突出的问题是,英语作为外语的教学资料和体系并没有很好的跟英语作为母语的教学体系相衔接。在这个时代,要求外语学习者以母语使用者的方式来使用外语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但目前还没有一套英语作为外语的阅读和写作教材可以和英语作为母语的教材有相同的教学目标。中国学生直接上美国高中的文学课程会比较吃力,除去难度的不同之外,美国本土的教材并未考虑英语作为外语使用者的需求。

综上,无论在线下的SAT教学还是线上的学习软件,都首先要解决的是英语作为外语教学和英语作为母语教学的衔接和统一的问题。笔者在十余年的外语教学从业中,最推崇的两个原则是“可理解的输入(Krashen,1982)”,和“Scaffolding(Vygotsky,1978,p.84)”。这是两个可以统一母语和外语教学的原则。

“可理解的输入”假说包含一个重要的点:意义比结构更重要。“通过获取意义,……我们就能学会结构”(Krashen,1982)。这与后来更晚期的频率语言思维有相似之处,在组织语意的时候,使用和搭配概率最高的表达会优先被大脑选用。而规则和结构在先的思维并不总是合理,人们在表达中并没有穷尽语法规则中所有的可能性。无论是外语教学还是母语教学,在阅读和写作课上让学生在大量的读写中逐渐掌握语言的规则,这从来都是正确的。

维果斯基的理论中比较重要的部分是关于潜在发展区(Zoneof Proximal Development)的概念。潜在发展区是指学生自发行为表现出的能力,和在教师引导下的行为所表现出的能力这两点之间的区域。这个定义描述的现象其实对于老师来说并不陌生,比如学生在上课的时候显得都懂了,但是独立做练习的时候还是不会。除此之外,这个理论体系还对学习是如何发生的增加了一个重要的解释,就是由外部的引导逐渐内化为内部的知识,而在这个过程里,师生的互动是关键。


可以促进SAT学习的一些软件特征

理论上,能够符合以上所提及三个方面和两个原则的软件,都可以强化SAT辅导,对SAT学习有促进作用。

让软件提供真实的考试体验对于SAT来说会是个挑战,因为SAT不是机考,让软件表现的更加像纸笔的考试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对于第二个方面,基于手机的SAT辅导应用程序原则上可以利用学生的碎片时间,使学习总时长变长。

对于语言学习来说,以上提到的两个原则也可以通过软件来促进。比较被业内熟知的尝试就是自适应学习,目的就是通过软件自动适配学生能够理解的,合适的学习内容。另外,软件和智能手机可以显著增加师生沟通的机会和时间。软件可以给师生提供即时的反馈,这些都可以被视为增加了维果斯基理论中所描述的师生互动而产生学习的几率。

除去以上描述的以外,其他一些通用的学习原则也可以通过软件被实现,比如学习动机。Dörnyei(1998)对过往动机研究的总结如下:

1)直接的态度或行为的影响;

2)价值感或者对成功的期待;

3)目标;

4)内生的动机:求知欲,成就欲,体验欲;

5)压力:家长,教师,同辈等。

其中2、3、4、5均可以通过软件进行强化。增加压力和提起求知欲本文不做探讨。价值感、成功期待、目标、成就欲等等的强化,都可以通过游戏化来实现。

游戏化的一个定义是“把游戏的机制使用在非游戏的应用程序中”(Deterdingetal, 2011, cf. Muntean, 2011)。游戏化的目的是“提高用户的动机和粘性”,而动机的来源是“快乐,奖励和时间” (Zichermann&Cunningham,2011)。而这里面最重要的点,是时间。成就的快乐是和难度与游戏时间的精心安排相联系的,要让玩家既不能觉得太简单,以至于无聊,也不能太难导致放弃。奖励同样和时间有关联,并不是持续的奖励就会导致持续的动机提升。这些机制同样适用于学习软件。


总结

本文通过对有效的SAT辅导的分析和定义,可以推导出优质的SAT辅导软件需要符合以下的一些特征:

1)提供真实的考试体验;

2)帮助提高SAT所考查的技能;

   a)提供适合学生程度的学习内容;

   b)提提供更好的师生沟通交流机会;

   c)提供即时的反馈;

3)通过特别手段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

   a)游戏化;

   b)家长沟通;

   c)同辈竞争;

   d)激励体系。

以上的特征是通过理性的推导得出的,并不一定能完全反映现实,更多的研究需要通过实验和产品反馈来进一步进行。


参考文献

Bader, M. (2000). Choosing CALL Software: Beginning the Evaluation Process. TESOL Journal, Volume 9, Issue2

College Board. (2009). The Offcial SAT Study Guide, Second Edition. New York: Macmillan

College Board. (2011). SAT Skills Insight. [Online] https://sat.collegeboard.org/SAT/public/pdf/SkillsInsight_WEB.pdf

Cumming, A . (199 0). Met alingu istic and ide ational thinking in second language composing. Written Communication,7,482-511.

Dörnyei, Z. (1998). Motivation in second and 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Language Teaching,31,p.117-135. doi:10.1017/s026144480001315x

Grabe, William, (2013). Teaching and researching reading. Second Edition. New York: Routledge

Hansen, B. B. (2004). Full matching in an observational study  of coaching for the SA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tatistical Association, 99(467), 609-618.

Krashen S.D. (1982).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New York: Pergamon Press Ltd.1982:33.

Ministry of Education, P.R. China, (2011a).English Course Standard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Beijing: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Press

Ministry of Education, P.R. China,(2011b).Mathematics Course  Standard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Beijing: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Press

Muntean, C. I. (2011). Raising engagement in e-learning through gamification. In Proc. 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Virtual Learning ICVL(pp. 323-329).

NCCT (National Center for School Curriculum and Textbook Development, Ministry of Education), (2009).English,Grade 9. Beijing: Cengage Learning.

Plass, J. L.(1998). Design and  evaluation of the user interface of foreign language multimedia. Language Learning and Technology,2(1), 35-45. [Online] http://llt.msu.edu/vol2num1/article2/index.html.

Powers, D. E. (1993). Coaching for the SAT: A summary of the  summaries and an update. Educational Measurement: Issues and Practice, 12(2), 24-30.

Powers, D. E., & Rock, D. A. (1999). Effects of coaching on SAT I: Reasoning test scores. Journal of Educational Measurement, 36(2), 93-118.

Scholes, R. J., & Lain, M. M. (1997). The Effects of Test Preparation Activities on ACT Assessment Score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Chicago, IL.

Schunk, D. H. (19 82). Effects of effort at tributional feedback on children’s perceived self-eff icacy and achievement.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74, 548-556

Shuib L., Shamshirband  S., Ismail M. H.  (2015). A review of mobile pervasive learning: Applications and issues.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46 (2015) 239-244

Silva, T. (1993). Toward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Distinct Nature of L2 Writing: The ESL Research and Its Implications. TESOL Quarterly, 27 (4), 657-677

Vygotsky, L. S. (1978). Mind in society: The development of higher  psychological  processes  (M. Cole, V. John-Steiner, S. Scribner, & E. Louberman, Eds. & Trans.).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Zichermann, G., & Cunningham, C. (2011). Gamifcation by Design.Canada: O’Reilly

本文摘自:《流变的风云——2015中国SAT年度报告》

本文作者:张岩